我的后台垮台了,我进不了办公室了

?伊豆豆说,你不信可以自己去问余建芳,这都是她自己说出来的,要不然我们怎么会知道。万丽说,我才不会去问她,这不是戳她的心境嘛。伊豆豆说,余建芳才不会难过呢,她要是难过,她还会说出来吗?她说不定当成骄傲的资本呢。
伊豆豆又来看万丽,跟万丽说,现在你可以松一口气了,我的后台垮台了,我进不了办公室了。万丽说,我为什么要松一口气。伊豆豆说,是呀,你现在自身都难保呢,都成了打字员了。万丽忍不住哭了起来,伊豆豆毫不客气地说,哭,现在就哭啦?以后有你哭的呢。万丽几乎是万念俱灰。
伊豆豆又犹豫了一会儿,气似乎泄了下去,慢吞吞地说,反正,反正——我也说不清楚。万丽见她收敛了意气,赶紧说自己的事情,喂,伊豆豆,蒋局要让江主任来,你听谁说的?伊豆豆的话还没有说出来,办公室的小夏进来向万丽报告说,万总,南星大酒店的秦总来看您。小夏的话被电话那头竖着耳朵的伊豆豆听见了,伊豆豆急了,在那一头喊道,万总,万丽,万丽,是不是老秦真的来了?!万丽说,你这么怕他?伊豆豆说,我不是怕他,反正,你别理他,无论他乱说什么,你可千万别相信。万丽说,你觉得他会跟我说什么?伊豆豆说,我不知道,但是他肯定反对我调走,他脑子里有屎,以为只要能说服你不要我,我就不会走,做他的大头梦!万丽说,好了,我得接待你的老秦了。
伊豆豆这么一说,倒使万丽愣了愣,这才注意到今天伊豆豆身上的衣服与往日有所不同,伊豆豆穿衣服,一向是新潮,先锋,大胆,从品位上讲,总是略逊一筹的,但今天的装束确实有品位多了,万丽不由问道,向一方送你的?伊豆豆说,感谢我做媒人嘛,虽然没成,感谢还是要感谢的嘛,这就是向一方。万丽不解地道,你开什么玩笑,感谢你做媒人,那是几年前的事情了,人家陈佳孩子都三岁了,你这衣服——伊豆豆说,这衣服就是当年买的,怎么样?永不过时的时装,才叫真正的时装。
伊豆豆正要说余建芳的段子,却看见陈佳端着酒杯从另一桌过来了,坐到万丽身边,伊豆豆说,好了好了,不说余县长了,真正的美人到了。陈佳依然是淡然的一笑,向万丽举了举杯子,象征性地喝了一点,万丽也喝了一点,算是致过意了。
伊豆豆走后,孙国海从卧室里出来,问道,伊豆豆一大早跑来干什么?万丽本来不想理他,但到底还是没有忍得住,说,余建芳又回来当我们的科长了。孙国海像是听不懂,愣了一会儿,才说,什么意思?万丽说,没什么意思,我和陈佳谁也没当上。孙国海说,什么组织部,什么水平,瞎了眼的。万丽说,你怎么这么说话?孙国海说,我就这么说话,凭你的水平和工作能力,哪点不够当个正科,凭什么还要从外面弄个人进来?我就看不惯。万丽说,我心平衡的。孙国海说,你平我不平,机关怎么可以这样瞎搞?几句话说出来,万丽又感到不中听,赶紧说,今天星期天,不说工作的事情了吧。
伊豆豆走后,余建芳郑重地对万丽说,小万,你还年轻,刚开始写文章,我提供一点意见。万丽说,你说。余建芳道,一定要力避华而不实的不良文风。万丽正沉浸在喜悦中,不爱听余建芳的话,觉得余建芳小心眼,不平衡,挑她的刺,她心里不服气,针锋相对地说,我觉得我这两篇文章的优点就是实在。万丽说的也是实在话,尤其是写《乡镇女干部的心理优势和弱势》一文,她先后几次去基层,除了开会听取意见,还一家一家地跑乡镇妇女干部所在的乡镇机关、乡镇企业、跑她们的家,甚至跑到她们在农村的老家、娘家,搜集了大量的事实,倾听她们的声音,也认真听取别人对她们的看法和想法,最后才写成了这篇文章,在市委《情况通报》的编者按中,还说“材料翔实,行文生动”,余建芳却说她华而不实,万丽不能接受,说话有点用意气。
医生进来替康季平看了看,也觉得有些奇怪,早已经奄奄一息的康季平,这会儿精神却好起来,眼睛也有神了,经医生这一说,万丽也稍稍放心了些,在康季平和姜银燕的再三催促下,万丽离开了医院。
已经是半夜时分了,孙国海打了个呵欠,正要说什么,万丽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在夜深人静的医院走廊里,显得特别刺耳,特别惊心动魄。
以后有好长一段日子,赵军的调动一直不见动静,眼看又到了年底,又是大规模动干部的时候了,看起来仍然没有动赵军的迹象,赵军好像被遗忘了似的。冬至这天,下午下班前,陈佳被她的男友约走了,剩下赵军和万丽两人,赵军一直磨磨蹭蹭不走,万丽奇怪地对赵军说,你怎么不走?赵军道,我今天孤家寡人,老婆带孩子回娘家了。
以后早晨出来打水,万丽发现孙国海老是躲着她,如果在路上,本来是

Leave a Reply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